當前位置:首頁 > 文庫 > 投融資

發力供給側數字化成互聯網巨頭下半場“新共識”


中華品牌管理網   2019-06-20  作者:張賀飛    訪問人數:0  共有(0)條評論 我要評論
核心提示

王興認為,過去20年,需求側的數字化逐漸完成了,但是在供給側的數字化才剛剛開始

發力供給側數字化成互聯網巨頭下半場“新共識”
   2018年注定是中國互聯網走進中國互聯網標桿-阿里巴巴走進中國互聯網標桿-阿里巴巴課程,近距離感受阿里巴巴的戰略布局和企業文化建設,了解阿里發展之路,學習阿里巴巴的價值觀考核和獨具特色的文化體系,解析互聯網企...[詳細]互聯網+時代培訓體系建立及工具運用—贈送培訓系統軟件(系統軟件實操落地演練)互聯網+時代培訓體系構建課程,為了配合互聯網+時代大數據的要求,許老師將向所有學員免費贈送其自有知識版權且倍受業界好評的“擺渡人”培訓管理系統,并教會所有學...[詳細]互聯網化的會員營銷轉型及復購提升互聯網化的會員營銷轉型及復購提升培訓,幫助學員一起探索電銷轉型互聯網的戰略路徑,一起分析互聯網轉型的成功案例,電銷行業互聯網轉型之流量運營與營銷提升,內容...[詳細]互聯網時代的品牌經營互聯網時代的品牌經營課程,旨在幫助了解中國互聯網戰略,把握中國經濟的未來形態;了解互聯網+時代名牌的意義,定位企業品牌標準;了解中國各行業品牌榜樣,創中國...[詳細]的轉折年,人口紅利消失,C端市場增長放緩,互聯網進入下半場已成定論。即便在上半場風光無二的巨頭們,也以更謹慎的態度思索未來增長的新引擎。

面對下半場,對外如何尋找新的增長點,對內如何提升企業組織能力,成為巨頭們兩個重要思考方向。從2018年下半年開始,ToB成為諸多公司的新方向,巨頭亦努力打造“基礎設施”。但是對內如何提質增效,則成為所有企業都面臨的問題,所有人都在思考一個新答案。

至少在年末年初的一封封“新年致辭“中,建基礎設施、練基本功業已成為巨頭們的新共識。

巨頭的“基礎設施”
按照2018年末中國互聯網公司的市值排名,阿里、騰訊、百度、美團、京東,成為新的“五虎”陣營,也在某種程度上左右著互聯網行業的風向標。“五虎”戰略同時轉向B端,共同表態要打造“基礎設施”,這并不是偶然。

馬化騰在2018年底給騰訊員工的新年致辭中談道:“騰訊會沿著自己選定的方向深耕細作,專注做好連接器、工具箱、生態共建者三個角色,努力做好各行業的數字化數字化營銷數字化營銷課程培訓,幫助學員了解互聯網思維,現下互聯網產業最有總結性的思維和商業模式,不單可以為我們更好地解讀,也為我們打開一個全新的思維空間和學習借鑒的...[詳細]云計算架構建設與數字化轉型最佳實踐培訓班云計算架構建設與數字化轉型最佳實踐培訓,幫助學員系統全面地了解和學習云計算和超融合架構的原理、技術、開發和部署方法等,熟悉超融合主流廠商的解決方案,熟悉主...[詳細]助手,積極助力經濟和社會發展。”

一個明顯的轉變:騰訊以前的使命是做好連接,如今要做各行各業的數字化數字化營銷數字化營銷課程培訓,幫助學員了解互聯網思維,現下互聯網產業最有總結性的思維和商業模式,不單可以為我們更好地解讀,也為我們打開一個全新的思維空間和學習借鑒的...[詳細]云計算架構建設與數字化轉型最佳實踐培訓班云計算架構建設與數字化轉型最佳實踐培訓,幫助學員系統全面地了解和學習云計算和超融合架構的原理、技術、開發和部署方法等,熟悉超融合主流廠商的解決方案,熟悉主...[詳細]助手,覆蓋了云、零售、內容生態等多個領域,“基礎設施”的定位可謂相當清晰。

全面接班馬云的張勇,在媒體采訪中透露了阿里的新思路:“你發覺所有客戶都在走向整體的數字化經營,不僅在網上銷售,同時通過互聯網來營銷,進行用戶管理、消費者運營。今天越來越從需求端走向供給側,我認為供給側改革,最重要是供給側數字化革命,把消費需求和供給完全對接起來。”

與阿里同處電商賽道的京東,亦有新的思考。劉強東在2019的“新春賀信”中,對京東未來的思考可謂相當清晰:隨著成為“零售基礎設施服務商”的戰略確立,京東集團全面開啟了從“科技零售”到“零售科技”的轉型,包括京東商城升級為零售子集團、京東金融更名為京東數字科技,以及京東物流建設全球智能供應鏈基礎網絡的計劃。

京東算得上最早嘗到“基礎設施”甜頭的巨頭,自建物流倉儲體系是京東崛起的不二法門,如今這一思路正在京東的業務體系里進一步蔓延,從電商到零售到金融,物流建設也開始智能化、全球化,或許京東還沒有跳出電商零售的賽道,但打造基礎設施的思路已經在物產、保險、云計算等新業務中發芽。

身處服務電商行業的美團,也在做深餐飲行業,將打造“Food+ Platform”作為公司戰略。

王興是最早提出“互聯網下半場”的大佬,也早早的在供應鏈和B端市場進行布局。從2016年開始,美團開始重點推進餐飲商家的IT系統建設、IT系統標準化和互聯網化,然后在營銷工具、即時配送、聚合支付、餐飲供應鏈等領域相繼出手……最終確定了Food+ Platform的戰略。王興認為,過去20年,需求側的數字化逐漸完成了,但是在供給側的數字化才剛剛開始。

C端的視角里,美團在進行外賣、打車等領域的“流量戰”,可從B端看過去,王興的籌碼卻是建立和開放商業基礎設施,與商家建立穩定的強連接。為此,美團進行了組織升級,加強與B端的連接,建設生活服務業從需求端到供給端的多層次科技服務平臺。另外投入真金白銀,美團外賣宣布2019年將動用110億元扶持商戶。

從市值上來看,“五虎”占據了中國互聯網的大半壁江山,如果是在互聯網的上半場,五大巨頭的表現很可能是各自為戰,或者是有限度的競爭。2018年大抵是個分水嶺,阿里和京東在電商領域的繼續較量,美團和阿里在外賣市場的競爭,百度和字節跳動頻繁擦槍走火……互聯網的下半場早已充滿火藥味。

在戰略已定的前提下,如何打贏這場“新常態”下的競爭?

新常態下的“基本功”
2018年10月30日,美團CEO王興發表組織升級內部信,首次提出要“聚焦核心,苦練基本功”,“我們將戰略聚焦Food + Platform,以‘吃’為核心,苦練基本功,建設生活服務業從需求側到供給側的多層次科技服務平臺。”

2019年1月初,馬云在一次公開會議上也提到“基本功”,“越是面對復雜變化的宏觀形勢,企業越要修煉好自己的基本功。”

在2019年除夕夜的內部信中,王興再次闡述了基本功的重要性:“從商業歷史來看,絕大多數公司的失敗不在于沒掌握高難度動作,而是基本功出了問題。基本功就是業務和管理的基本動作,把基本功扎實練好,就能產生巨大價值。”“把基本功練扎實,我們就能贏99%的事情。”

大佬們對“基本功”的重要性心知肚明,馬化騰強調“精耕細作”,劉強東多次提及“根基”,而王興的“生死論”則更直指核心:“在互聯網上半場,基本功不太好,還可以靠紅利、靠戰略、靠資源帶動快速發展,但到了下半場,基本功不過關,活下去都很難。”

為何要提及“基本功”,先思考一個相對老套的問題:一個好產品一定能成就一家偉大的企業嗎?

好產品的定義并不復雜,核心在于能否解決用戶的需求,哪怕只有一個痛點。近兩年爆發的大量曇花一現的產品就是如此,激萌、足記等一度登頂AppStore的免費榜,不到兩三個月的時間便銷聲匿跡。原因在于雖然解決了用戶的一些問題,但是與用戶粘性、變現能力、進化能力等標準并不能等同。

到了互聯網下半場,需要的不只是好產品,還需要一個持續運轉的系統,這也就不難理解和“持久戰”相關的說法。下半場至少已經出現了三大趨勢:

1、互聯網沒有邊界
市值Top 5的玩家都在進行一場沒有邊界的擴張,BAT的生態早已耳熟能詳,美團又給出了新的樣本。無邊界不等于無序,而是圍繞核心的縱深,扎到“地底”下。

比如,美團在香港主板掛牌上市一個月后,王興就發布了一封內部信,主題是“組織升級”,組建用戶平臺、組建到店事業群、組建到家事業群,成立快驢事業部、小象事業部、LBS平臺等。

用To B的思維理解的話,美團并非是亂打拳,而是緊緊圍繞“吃”這個核心,把餐飲垂直做深,前端是外賣和到店,下一環是支付、團購等,再往下是針對B端的基礎設施,比如RMS(餐廳管理系統)等,最后是食物供應鏈,涉及到采購、倉儲和配送。光“吃”就是一個非常龐大的市場。

人口紅利尚在的時候,巨頭們完全可以抓住一個基本面,然后高頻打低頻,不斷進行橫向擴張,到了下半場,縱深是一種必然選擇。

2、互聯網沒有流派
坊間習慣對互聯網公司進行分門別類,年紀稍長的圈內人士甚至可以如數家珍般吹弄幾句,誰是技術派,誰是產品派……

倘若現在還有哪位大佬以某派自居,十有八九會成為淘汰的對象。于是理工男李彥宏號召要“最懂用戶”,社會學畢業的劉強東呼吁對外輸出技術能力,電商起家的阿里巴巴,也將云計算作為“商業操作系統”的中臺。

畢竟互聯網已經從橫向擴張到縱深發展,產品、技術、營銷乃至地推能力,任何一項能力的欠缺,對打造商業“基礎設施”都將是致命一擊。打個比方,一家提供零售升級解決方案的玩家,偏偏缺少了在線營銷業務,很可能會成為友商挖角的把柄,畢竟這是一場系統對系統的競爭。

這也就美團聯合創始人、高級副總裁王慧文所說的“60分”論:本來市場有100分的空間,但是因為組織能力不足,只把市場做到60分,這在互聯網下半場是很致命的。

3、互聯網沒有紅利
說下半場沒有了紅利,似乎是一句正確的廢話。

如果從互聯網剛剛進入中國開始算起,到新增用戶的飽和,已然有著20余年的時間,即便到BAT格局的出現,也有著十多年的鋪墊。當下的互聯網巨頭都是踩著腳印成長起來的,那些犧牲者的價值恰恰是完成了資源的早期積累。就如同當下社交媒體的輝煌,與BBS、博客等前輩們在技術研發、用戶習慣培養上的貢獻不無關系。

下半場卻是另一場游戲,最早入場的玩家應該扮演建設者,而不僅僅是競爭者。可以印證的是,美團高級副總裁王莆中在美團外賣產業大會上,宣布將在2019年投入110億助力商家升級;阿里多次在技術研發上下功夫,與早期商業模式驅動的形象截然不同;哪怕是在內容創作的細分領域,百家號、今日頭條、天天快報等也多次拿出大額補貼。

越來越多的巨頭開始明白這個道理:建設的過程,也是護城河建立的過程,畢其功于一役的戰法已經不合時宜,下半場將是一場持久戰。

寫在最后
可以聯想到詹姆斯·卡斯在《有限和無限的游戲》一書中觀點,“有限游戲”的目的在于贏得勝利,無限游戲,旨在讓游戲永遠進行下去。

互聯網上從不缺少有限游戲的事跡,團購、微博、視頻、出行……幾乎所有的賽道都在朝著只有一個贏家的方向演進,一些資本方甚至屢屢給出決戰的時間點。于是就產生了兩種方法論,一種是用有限游戲的思維應對下半場,追求速勝或者甩開競爭對手;一種是用無限游戲的玩法審視下半場,講求的是把提升效率作為武器。

在勝負未分之前,很難說孰對孰錯,但極客公園創始人張鵬把王興歸在了無限游戲的范疇,原因可能就是王興對“基本功”的執著。毋庸置疑的是,中國的互聯網環境早已不是草莽英雄的天下,而是一個高度成熟的商業文明,NSS、BAT、TMD等江湖傳說的不斷延續,不同的階段有不同的規則。

本文已標注來源和出處,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們

關注本新聞網友還瀏覽了供應鏈管理培訓專題
標簽:供應鏈金融金融科技數字化人口紅利
來源:新浪財經
暫無評論,快來添加一條!
點擊這里提交你的留言
新浙江十一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