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文庫 > 人才戰略

俞敏洪:權力影響力與精神影響力,我們要如何選擇?


中華品牌管理網   2019-06-21  作者:俞敏洪    訪問人數:0  共有(0)條評論 我要評論
核心提示

任何一個組織都需要引領者,這個引領者從最高引領者——我和新東方的總裁辦公會,到新東方各個機構的第一負責人,到新東方的主管,到新東方的老師,到新東方的員工,都可以擔當。我們在座各位就是新東方引領者中的佼佼者。

俞敏洪:權力影響力與精神影響力,我們要如何選擇?
   各位親愛的新東方人,大家上午好!在座的都是被選出來的優秀代表,我在這兒首先想對大家表達真摯的感謝。優秀這兩個字,意味著你為新東方付出了很多,付出了自己真心真情的努力,被周圍的同事認可,被你所在的機構認可,也被新東方認可。所以,我相信大家的優秀一定是實至名歸的。這個榮譽,是用你自己真誠的努力換來的。所以,我要向在座的各位表示感謝。正是因為有了大家的帶頭作用和努力,我們新東方顯得生機勃勃,不斷精進,也讓我們新東方在19財年取得相對不錯的成績。

任何一個組織都需要引領者,這個引領者從最高引領者——我和新東方的總裁辦公會,到新東方各個機構的第一負責人,到新東方的主管,到新東方的老師,到新東方的員工,都可以擔當。我們在座各位就是新東方引領者中的佼佼者。

沒有引領者的組織將會失去方向,沒有引領者的組織將失去勇氣和斗志。一個國家是這樣于一個民族是這樣,對于新東方這樣的小機構,其實也是這樣。不管一個國家的制度多么完善,它們都在呼喚著偉大的引領者。美國的制度一直比較完善,從美國建國到今天二百多年,這個制度保障了美國的底線,保障了美國的穩定,也保障了美國的正常運營。但是,美國歷史上一次又一次偉大的變革和進步,都是來源于引領者。比如說,華盛頓,林肯,羅斯福,里根等。今天美國的引領者是特朗普,作為一個商人,用了所有商人的思維來經營一個國家。盡管我們可以看到美國短期內獲得了經濟收入的增長,也獲得了就業人口的增加。但我們可以看到,特朗普還是缺乏作為一個政治家的的宏大思維的。

我一直認為,不管怎么,特朗普將會為世界留下非常大的遺憾,這就是美國人把引領者選錯了。那為什么現在的世界領袖當中,會出現這樣情況呢?是因為隨著世界經濟的變革,經濟資源的再次配置,導致了某些心態不平衡。比如說,美國中下階級失業率的增加。中下階級失業率的增加是很容易帶來民粹主義的熱潮。所以,特朗普要在墨西哥建一道墻,要跟中國打貿易戰,就贏得了美國中下階級很多人的支持。一個國家,像美國這種制度相對比較完善的國家,都會出特朗普這樣的引路人,那么我們也就知道,任何一個國家和組織,都有可能出現這樣的狀態。

我們國家之所以有改革開放四十年這么偉大的成就,首先來自于偉大的鄧小平,在鄧小平之后的每一位領導人,也在不斷支持改革開放和走向全球化。中國今天的心態是完全開放的,比美國更加的開放。貿易戰不是中國挑起的,是美國挑起的。在挑起貿易戰的前提之下,中國的領導層不斷克制自己,不斷展示希望跟美國共同發展的愿望。同時向世界各個國家、各個地區展示中國向全球開放的態度。我認為這就是一個好的態度。大家都知道任何一個組織一旦封閉起來,一個國家一旦封閉起來,最后帶來的永遠是貧窮、落后、痛苦。

引領者有兩種人,第一種人叫做權力引領者,就是你手中擁有權力,所以你引領。在中國歷朝歷代的皇帝,他們都是權力引領者。因為他們有權力,他們都是家天下。所以,我們就會發現某一個朝代的某一個皇帝好了,中國就好,某一個皇帝壞了,中國就壞。甚至會出現這樣的皇帝,前半段很好,后半段很壞。比如說唐玄宗,這是大家應該都熟悉的。

唐玄宗前半段是無比的英武,創造了唐朝歷史上最繁華也最開明的時代。唐玄宗,勵精圖治。但是后半段,看上了楊貴妃,但我個人覺得不是因為楊貴妃,而是因為到了后半段他覺得可以坐享其成了。還沒到五十歲就開始糊涂了,用了一系列的奸臣,用人不明,辨人不清,導致唐朝出現了急劇地衰退。如果沒有唐玄宗后半段出問題的話,唐朝的歷史至少再延長一二百年。因為唐朝的基礎是非常好的,但是這個基礎基本上被唐玄宗給折騰掉了。

引領者的影響力基于工作場景的影響力溝通基于工作場景的影響力溝通培訓,幫助學員知曉人才盤點的流程及繼任計劃的使用方法,知曉打造人才梯隊要做的“定義、評鑒、發展”三項核心工作,能說出三項核心工作的...[詳細]溝通心理學和職場影響力溝通心理學和職場影響力課程,旨在幫助學員解讀不同年齡階段的職業心理;探尋進行良性代際溝通的方法;了解營造有效的職場"軟"環境的方案;形成職場影響力,構建合力...[詳細]極致演示之道-超強影響力商務PPT制作極致演示之道-超強影響力商務PPT制作課程,旨在以真實的商務演示作品為案例,傳達實效的PPT設計思路和制作方法;幫助學員全面提升學員的結構化思維和PPT邏輯素養;支...[詳細]財務影響力與領導力財務影響力與領導力課程培訓,將財務內在的知識融合到企業流程中,以實務為背景,從案例提煉精華,全面了解財務自身未被發現的價值創造點,真正實現讓財務提升影響,...[詳細],向好的方面引,就會向好的方面走;向壞的方面引,就會向壞的方面走。從這個意義上來說,我們每個機構的第一負責人,都是某種意義上的權力引領者。給了你這個崗位,你就能在這個崗位上發號施令,這就是權力引領者。

但是,在人類的思想史上,還有另外一種引領者,那就是思想引領者,或者叫做影響力引領者。這些引領者不一定要有任何權力,力量的力,權力,就是power,不是rights,也不一定要有任何的崗位。但是他們依然能夠改變這個世界的走向。大家都知道林肯是作為總統的崗位解放了黑奴,但是馬丁·路德金,是通過自己的演講,I have a dream, 通過自己的影響力使美國的白人和黑人最終不得不走向真正的平等。這個就叫做精神影響力或者思想影響力。

曼德拉,前半生其實是靠精神影響力,直接影響了南非的千千萬萬的老百姓最后呼吁走向平等,走向種族隔離制度的取消。曼德拉后半生因為當了總統,所以他是把精神影響力和權力影響力合在一起,最后再一次使這個國家走向了進一步的平等和開放。

在一個民族的發展過程中,如果有一個人是能把精神影響力和權力影響力合二為一的話,這就是民族之大幸。在美國歷史上,出了不少這樣的人。剛才我說的華盛頓,林肯,羅斯福,里根,某種意義上都是把精神影響力和權力影響力合二為一的。

在中國的歷史上這樣的人,唐太宗可能算是一個。因為唐太宗虛心納諫也好,作為國王開放寬容也好,算是某種意義上帶有一定思想境界的,而且唐詩的興旺,是因為唐太宗喜歡詩歌引發的。

但是如果遇到朱元璋和他的兒子朱棣這樣的人就麻煩了。朱元璋把功臣和知識分子幾乎全部殺光了。朱棣奪權后,一個方孝孺跟他頂了一下嘴,說你殺我十族我都不會妥協的,就方孝孺這么一句話,朱棣果然給他殺了十族。說一個家庭總共只有九族,怎么會殺到十族呢?連方孝孺的弟子全部干掉了,方孝孺一個人有上萬個弟子,就是他有上萬個學生,他是明朝初期的大儒。結果全部干掉,一個不剩。像遇到朱元璋和朱棣這樣的人,就是民族的噩夢。中國精神的衰退和萎縮實際上是從明朝開始的。因為朱元璋認為明朝不需要有思想的人物。當一個民族的領導者認為這個民族不需要思想的時候,或者禁止所有人去思想,這個民族的精神就被閹割掉了,民族的發展基本上就是沒有希望的。

我記得在八十年代初的時候,鄧小平說要改革開放,說的第一句話就是要解放思想。在媒體上報紙上,人們進行各種解放思想的大討論。我們今天之所以有這樣自由的環境,可以在微博上微信上發表言論,可以知道全世界在發生什么,其實就是解放思想所帶來的結果。

從國家講到新東方,我一直力求要求自己變成一個思想影響力的人。在新東方,我有權力影響力,因為我是新東方的創造者之一,是新東方的董事長。在一個企業組織中,董事長是最高領導。我有著讓在座各位在不在新東方工作的權力,不管你工作好不好,我有著要不要你的權利,我有給你定工資的權力,給你定福利的權力。

但這些權力是雙刃劍。一個企業的領導人或者領導群體,光是有著這樣的權力領導力的話,離滅亡或者衰退也就不遠了。所以,我們新東方一直在打造思想或者精神影響力。對于我來說,我對自己的思想影響力的要求,要遠遠高于現實中我的權力影響力。我可以把權力影響力交給總裁辦公會,交給在座的任何一個校長,任何一個總經理,但是我希望我能發揮我的思想和精神影響力。

思想影響力,對內,是希望新東方能打造一個開明的、開放的,擁有思想自由的,擁有人與人之間平等相待,擁有人的尊嚴的組織氛圍。所以新東方從來沒有過那種真正嚴厲地對大家的限制。我寧肯在座的每一位,以及新東方的每一個人,哪怕語言上、行為上犯點錯誤,依然覺得我們新東方有一個寬松的環境。當然寬松不意味著懶散,這樣一個寬松的環境對新東方的發展帶有一點影響,正面影響。新東方人才濟濟,每個新東方人都是一條龍一只虎。我很不愿意新東方人都變成機器上的一個螺絲釘。我希望給每個人自由發揮的余地。

當然這有壞處,比如新東方的系統化,標準化,流程化的建設變得很慢,而且很難。其實標準化、流程化、系統化,和開放寬容是不矛盾的。我剛剛講到美國歷史,美國的社會制度結構是很完整的,但這并沒有影響到美國人的自由發揮。新東方就應該做到,既保持我們的思想自由和創新自由,人格獨立,又能夠使新東方高效運作,系統效率整體提升。在我心目中,保留大家自由發揮,自由創造這樣一份個性,是比較珍貴的。

業界大家都說新東方是教育培訓機構的黃埔軍校。新東方人,出去一干就能干出一個好公司來。我鼓勵個人發展,只要不做跌破底線的事情就行。所以新東方出去干的人,常常一邊搶著新東方的生意,一邊還到我家里吃飯去了。有人說俞老師你是真的心里不妒嫉不恨他們,還是你表面上裝得大度?老有人問我這個問題。我是真心看到了就喜歡。為什么?因為他們都在我身邊待過。

如果在我身邊待過的人一個比一個挫,那不就說明我很挫嗎?一個比一個英雄,那不就說明我是英雄嗎?因為只有英雄才能帶出英雄,狗熊只能帶出狗熊。為什么離開以后有很多人還懷念新東方?還有一些人一邊罵新東方,一邊又思念新東方。這是新東方的某種精神氣質導致的。

我為什么會花這么大的力氣去演講,對大學生演講,中學生演講,家長演講,政府領導演講。坦率說真的不是為了新東方的生意,也不是為了個人的名聲。如果是為了新東方的生意,我演講的時候就帶一個二維碼,掃一掃先付錢再演講。我們下面好多人做銷售的時候就是這么干的。但我說不行,我去演講的時候,如果新東方的人在外面放一個二維碼賣課就會被我罵個半死,因為我希望我的影響力是純粹的。這也是為什么每年我要花那么的時間去讀書,去寫作。

前幾天高考的時候,我提了五點建議,最后是七百多萬人閱讀。為什么會有七百多萬人閱讀?因為總共一千萬考生,家長父母加上爺爺奶奶,姥姥姥爺加起來就五六千萬人了。所有的家長一看就知道,既然是高考建議那我不能不讀啊,孩子不能不讀啊。完了高考后怎么辦,我昨天錄了一個音,整理成文字,今天發表。剛才我在群里發了讓大家轉發一下,新東方公眾號就已經快十萬人閱讀了,估計這個閱讀又是幾百萬。

說到影響力,我們就要去想,是好的影響力還是壞的影響力?我們做的一定是好的影響力。在我心目中,我認為新東方加上我加上新東方所有人,在座的每一位人,我們要做的事情,就是如何努力使社會更加進步,更加開明,孩子更加成長,就這么簡單的一點事情。圍繞這個事情我們再去做自己事情,你就明白了到底什么該做,什么不該做。

所以我希望我們在座的每一個人,尤其是管理者,不要以自己的管理崗位為重,也不要以自己管理上的所謂權力為重,你要做的最重要事情,是發揮影響力。用你的人格,才能,魅力,思想,用支持社會進步的態度,來領導你周圍的人。領導新東方一起把新東方做得更好。

那既然我們要產生思想影響力,我們在座的各位就要想辦法成長。因為只有你成長了,你才會有影響力。大家都知道,你到森林中,常常仰頭去看的那棵樹一定是森林當中最大的那棵樹,長得最快的那棵樹,對不對?人也是一樣的,人只會跟隨那些成長最快的人。成長分很多方面,性格的成長,人格的成長,知識的成長,智慧的成長,領導力的成長,管理能力的成長等等,太多了。從這個意義上來說盡管我認為這一屋子的人都是被評優的人,但是我還是認為這里面有不少人評上優秀是不合格的。

大家知道在三年前,我就對新東方的評優提出了一個要求,凡是參加評優的人,每人每年至少要讀二十本書以上。因為這是成長的一個顯性標志。你讀不讀書是成長的一個顯性標志。我不相信在座的接近一千人,每個人都讀了二十本書以上。不過我還是充分相信在座的自覺性,而且也深刻意識到了有些人在管理工作上或者是比較忙碌,或者由于各種原因,確實沒有讀過二十本書,但你依然還是很優秀的工作狀態。

我想跟大家說的是,如果每年我能讀五十到一百本書,而且我還能寫出至少十到二十篇的讀書筆記,你沒有理由不讀二十本書以上,對吧?你不是想要成長嗎?如果你在新東方,你的目標是俞敏洪總不為過吧?套用拿破侖的話,不想當將軍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任何一個進入新東方的人,不想當新東方的CEO,就不是好新東方人。你沒有理由不成長,沒有理由不讀書。

所以我再次請求大家,如果在這兒評優大會領完獎后,還沒有讀完二十本書的朋友們,請回去迅速讀完。如果明年你還想評為優秀人才的話,那么我也希望你們能繼續把書讀下去,明年在走進這個禮堂的時候,可以堂堂正正地說:“我已經讀過二十本書了。”


成長還關乎于什么呢?成長還關乎于你的意愿。比如你是不是有意愿向別人學習?你是不是真的放開了胸懷,擺脫了自己的自私心理,愿意跟別人合作,同時幫助你周圍的人一起成長。這件事情也非常重要。

我發現優秀的人才有兩種。一種是,只顧自己優秀,他看到別人優秀了就特難受,這個就叫特朗普心態。特朗普之所以把中國整的這么兇,就是因為他看到中國好像一點點跟美國靠近了。他覺得中國對美國來說是一個巨大的威脅,以至于到最后到了不要臉的地步,專門整中國華為一家公司。甚至放出了狂言,說只要把華為整倒了,比打十個貿易戰還要更加管用。

在這一點上我想提一下任正非先生。在中國商界,在戰略境界上和思想境界上比任正非高遠的人寥寥無幾。所以網上有評論說,任正非一個人兼做了科技部,信息部,外交部所做的全部事情。在中國企業界,讓我佩服的人也不多,褚時健是一個,老爺子已經去世了,任正非是一個,到今天我還沒有親自見過他,也從來沒有提出過這個請求。沒有見是因為抱著一份敬畏,抱著一份覺得離他的差距太遠了,不敢見的敬畏。到哪一天我能在差距上縮小一點的時候,會懇請他見我。我再次回過來說,人的成長是沒有極限的。你總要給自己生命中豎一些標桿,所以在這個世界上,所有的偉大企業家,偉大的思想家,偉大的政治領袖,可以說都是我們的標桿。我們生命中應該去找一些標桿學習。

前兩天有一個新東方人跟我聊,說什么叫新東方精神,什么叫真正的新東方人才?給了我八個字,我覺得說的特別好,叫:志存高遠,貴族精神。

新東方人就必須志存高遠。大家都知道我們的核心價值觀,應該都能背出來。誠信負責,這是做人的底線。如果你做人對朋友對事業都不誠信,不負責,那你就玩完了。真情關愛,這是人與人關系的底線,后面是好學精進和志高行遠,基本上就是志存高遠。好學精進意味著成長,意味著進步,意味著讀書和學習。志高行遠就是志存高遠,一樣的概念。

第二個是貴族精神。后來我說不要說貴族精神了,因為在中國沒有貴族。什么叫貴族精神啊?我們一提貴族就是貴族小學,暴發戶,開豪車,這是貴族。這是典型的對貴族精神的侮辱。貴族這個詞在英文中叫noble,noble spirits, 就是高貴的精神。在英國二戰的時候,英國貴族的孩子犧牲了一半以上,沒有任何商量余地,就是打仗貴族的孩子先上戰場。

春秋時期是中國貴族氣質最濃的時代,另外還有一個時代是在宋朝的時候,展示了一點點,在宋朝以后,元明清就變成了奴役時代,只有奴性的中國人才能夠生存。有骨氣的中國人,有貴族氣的中國人就沒法生存下去了。春秋戰國時期的戰國就不行了,戰國時期是真的打仗了,互相之間你死我活了,所以各種陰謀詭計全出來了。但在春秋時期不是這樣的。春秋時期打仗都是講好了的,走多少步,后退多少步,殺掉幾個人這個仗就算咱們勝利了。有的時候甚至一個人都不殺,做個儀式,儀式沒做好,就算失敗了。

在中國歷史上不斷被嘲笑的宋襄公,就是典型的貴族氣。他怎么做的?應該是跟楚國打仗,他的部隊都已經全部布兵排陣了。敵人從河對面跑過來,跑到河邊的時候,這邊的指揮官就告訴宋襄公說趕快打,他們現在亂七八糟的,我們打就勝利了。宋襄公說不行,這不符合禮儀,繼續等。等到敵人過了一半,指揮官說,過半而擊,這是我們百分百勝利的時機。宋襄公說不行,這也不符合禮儀。等到楚兵過了河,將軍說打吧,過了河他們還沒排好隊,我們這時候還能打贏。宋襄公說不行,等他們排好了隊,和我們一樣了再打。結果對面排好了隊,把宋襄公打得屁滾尿流。最后這就變成了一個笑話。這個笑話背后透露的一個什么東西呀?貴族精神。不符合禮儀的事情堅決不干。當然中國古代的禮儀比較僵化。

但其實西方社會中有一模一樣的狀態,騎士打仗是很少殺人的。騎士打仗就是穿著盔甲比劃幾下,你的槍被我挑走了,或者你的馬腳步亂了,或者是你從馬背上滾下去了,我就勝利了。西方的騎士精神和咱們春秋時期的打仗精神差不多。再回過來說,西方的這個社會機制,從來沒有大的革命性變革。唯一革命性變革,把貴族階層差不多給干掉的,就是法國大革命。當然法國大革命有進步的一面,因為法國當時也是一個集權國家,人民要取得自由平等。但是法國大革命也有它后遺癥的一面,現在歐洲國家最會鬧事是哪一個國家? 法國,你看黃背心,鬧到今天鬧了半年了。法國已經變成了一個以平民為主,缺乏貴族氣的國家。你看其他的歐洲國家從來不怎么鬧,為什么?他們真的還是以貴族精神作為國家的核心,尤其是英國,當然這并不妨礙平等對待老百姓。

貴族精神的第一個精神是什么?犧牲精神。不要忘了,犧牲精神。第二個是責任擔當,第三個是社會榜樣。就這三個要素。所以一個人不具有犧牲精神,不具有責任擔當,不能成為社會榜樣,你就從貴族隊伍里滾蛋。所以貴族精神,實際就是崇高,就是偉大,就是犧牲。

為了避免混淆,新東方可以叫高貴精神。高貴精神是什么?無私。高貴精神是什么?愿意為社會進步而付出努力。高貴精神是什么?不去做那些下三濫的事情,并且能把周圍的人帶得同樣高貴。

我們新東方,如果所有人都能夠堅守“志存高遠,高貴精神”這樣的原則和方向,來打造我們的精神世界的話,再配以新東方在高科技方面的不斷運用,在系統化建設方面突飛猛進,在產品研發中追求極致,在管理方面不斷追求效率,我們新東方就是優秀和卓越的一家機構。

我相信在中國所有的企業里,包括在中國的所有培訓機構中,如此強調精神層面的豐滿,強調每一個人個人層面的發展,以及把個人的完善發展和組織的完善發展聯系在一起,這樣的機構在中國并不多。希望新東方是其中出色的一家。我們大家一起努力。我今天就講這么多。

謝謝大家!
標簽:引領者權力影響力精神影響力
來源:老俞閑話
暫無評論,快來添加一條!
點擊這里提交你的留言
新浙江十一选五走势图